Benita

试图写点东西。
枪阳拔杯,不逆不拆。

【敢死队】【枪阳】Kiss of Gunnar


一块甜饼。


敢死队的成员一般都是用暴力的枪炮来完成任务,那对他们来说不仅快速而且有效。但YinYang作为一个心思缜密的亚洲人,他习惯在身上带些被称之为“暗器”的东西,比如他的手腕上总是会缠着一卷细针。那些小东西总能在一些特殊情况中救他一命。

时长一个星期的任务终于结束,两人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了他们共同的住处。像往常一样,Yang有条不紊地一件一件卸着身上的战斗装备,那卷针被他随意的放在桌上。

“Yang,你的那些小针头到底有什么用啊。”Gunnar抽了一根捏在手里仔细端详着,他对这些小东西总是抱以怀疑的态度,因为他感觉这跟家里的牙签没啥两样。
Yang微微侧头瞥了他一眼,看着满脸疑惑的人忍不住勾起一个微笑。“对我来说,这比你那榴弹枪要好用啊——”
“不可能!”他大声的反驳着,Gunnar平时最宝贝他的榴弹枪,听Yang这么说他就有点不爽了。“我的枪可是一弹一个准!”他还用手里那把看不见的空气枪比划了一下。

“啊哈,是么?”
Yang沉默了两秒,突然抬起手臂用力一个肘击击中Gunnar的腰侧。Gunnar从鼻腔中发出一声吃痛的闷哼。但不管怎么说他也是战场老手了,反应速度可不是盖的,他想伸手去擒Yang的手腕,无奈还是慢了一拍。

Yang为什么要打我?!Gunnar委屈。

没等他想明白Yang就已经闪到了他身后,他小腿一痛,身体控制不住的往前倾。眼看着膝盖就要和地板狠狠地来个亲密接触,但在最后一秒他被拽住了后衣领。手掌撑地堪堪稳住身形,随后感觉到一片温热的东西贴近了自己的后颈。

一个吻。

“It's called the kiss of the dragon.”耳边是YinYang的声音,略带沙哑的嗓音挠的他心痒痒。
“I could have win……”Gunnar胡乱的说着不着边际的话,他只是想掩盖自己已经心跳加速的事实。
Yang轻笑了一声,呼出的热气让他起了一层薄栗。
“Never.”

Yang松开他的衣领直起身子后退几步,左右活动了一下手腕。“如果我刚才带着针,你就没命了。”

Gunnar没有接话,他转了转浅蓝色的眼珠像是在思考着什么。他飞快的站起身向YinYang冲过去,Yang只感觉一阵天旋地转等他反应过来之后他已经被Gunnar压进了沙发里。

Gunnar埋头给了Yang一个黏糊糊的吻,他贴着Yang的唇瓣模糊不清地说着:“It's called the kiss of Gunnar……”

“……傻鳄鱼。”

评论(1)

热度(55)

  1. Benita 转载了此文字